图木舒克 【切换城市】

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作为一个记事APP,write now的很多功能都将体验提高到了最高!

2020年10月15日 10:15

俗话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养成一个良好的记事习惯,绝对会大大提高自身的工作效率。对于我这种特别喜欢记录记事计划的妹子而言,找一个好用的记事app显得尤为重要,寻觅了这么久,朋友推荐的write now记事,简直不要太好用!



Write Now,这个app的中文名叫及时记录,简单易懂,打开就可以记录。作为一款小众的记事app,write now集合了手机上自带的日历和备忘录的提醒和记录功能,往常我们在备忘录记事时只能记,却没有时间提醒的功能,想要设置时间提醒还得跑到日历上去设置,而且日历的记事功能还有字数限制,这一系列操作起来不要太麻烦!

自从使用了write now记事后,不仅记事和提醒都可以在同一个应用,而且它不像其他app在使用的时候需要网络,write now的使用不仅不需要网络,还可以进行云存储。真的超级好用。

Write Now的使用不限于文字,还有图片和视频记录功能。最重要的是,当我们把app关闭后,它还会自动提醒我们标注了的每一个重要事件!不像大多的记事app在准时提醒类功能上有不同限制,比如为了节电,对提醒类的有不同限制,不能保证在所有机型上准时,需要允许后台运行才能使用,等等。

而且write now还有置顶和搜索功能,你可以把你认为比较重要的事项设置置顶,还可以在搜索栏输入关键内容搜索出你想要看的记录事项。作为一个记事APP,write now的很多功能都将体验提高到了最高。



另外,write now对于有对象的人也是特别适用呢,比如纪念日提醒,它可以按天、按周、按月、按年来提醒,还能按分钟和小时来提醒。在提醒功能上,write now的时间分类还是比较多类的,让人使用起来也方便了很多。就算不设置提醒,作为普通的记事本使用,write now的照片或视频记录功能,在纪念日记录这一点上也完全不输「倒数日」app。

总的来说,所有的记事工具中,我还是比较喜欢write now。个人觉得这是记事工具里最方便,最人性化的设计了。感兴趣的朋友可去下载体验。希望大家可以养成记录的好习惯,提高生活质量。





相关推荐

借势成熟平台,中小中介的择优出路

今年的中介行业让大多数的中介从业者感到有点冷。自2017年开始,中央就提出了房住不炒的理念,随着这一理念的提出,紧接着就是针对房地产行业的政策调控,多数一二线城市随着政策不断的进行限购限贷的规定,经过一两年的持续调控,一二线城市的房产行业逐渐开始变冷,再加上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更是打的中介行业措手不及,许多中小中介门店纷纷倒闭关店。生存还是淘汰?成了中小中介者最艰难的选择。老李是一家中介门店经营者,在早几年在深圳市某区开了一家中介门店,主要是经营做房租出租。前几年的时候业绩还算不错,但是近两年的老李却十分的着急上火。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些大品牌的中介开始不断的挤压市场,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在市场上的占有额本就低,再加上被大品牌限制,生意越做越差,门店随时面临着无路可走关门倒闭的局面。其实,在过去的十年里,像老李这样的小中介们,不管市场有多激烈,始终都没有被市场淘汰过,市场好的时候开门做生意,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关门歇业,不管何时,这些中小中介依旧顽强的存活了下来。而如今的市场上,放眼望去,各大品牌的中介店竞相开放,一条街能看见五六家门店,中小中介的门店却很少能看见了。前几年,这些中小中介靠着对各个社区的精通了解,有着自己独家获取房源的渠道。但随着近两年互联网浪潮的来袭,中小中介一时跟不上市场的节奏。在众多中介品牌开始向互联网转移与资本进行合作的时候,大多数的中小中介却因为没有品牌影响力和专业的网络管理,而逐渐的被市场所淘汰。如今的房产中介市场已经形成了巨头垄断的局面,资源的日益减少让中小中介的生存现状十分堪忧。很多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也都想着有一天能做大做强,但苦于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和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也曾想过加盟一些平台,市场上的平台很多,但要找到一个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却不容易。有的平台品牌号影响力很强,但能得到的房源、金融支持很少,中介平台加盟的门槛很低,但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完善成熟的平台,成了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对老李来说,他对加盟的平台有着自己的要求。首先要有资源,有能力整合各个中小企业,不会让各个中小企业,成为一座座孤岛。其次,要有强大的后台支撑,有着专业的交易员,包括办理后续的交税、出证等,帮助中小中介尽可能地提高交易能力;最后就是能够在互联网方面有一定的影响力,毕竟对中小中介来说,品牌影响力是一个硬伤。经过多方对比,老李最后选择了加入租客网。不仅共享房源,又能给中小中介强大的后台支持,既有线上资源,又有线下资源,多面发展。市场是不断的在变化的,作为房产中介的老李也在变,在如今的市场大环境下,唯有顺势而行,迎合市场,才能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

2020年07月16日 11:15

这是什么神仙APP,简直是健忘症患者的救星!

啊少最近发现了一个图标非常可爱,界面非常干净的,使用非常方便的记事提醒宝藏软件——及时记录APP「writenow」。讲起这段被安利的故事,简直让我羞愧。事情是这样的,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我平时都会用便利贴,一直感觉便利贴是个很好用的工具。每次领导交待的紧急任务,我也会随手就记在便利贴上,所以久而久之我的办公桌和电脑都贴满了满满的便利贴。可以说是很惹眼的,我个人曾经一度以此为豪,感觉这是一种有条不紊的表现。直到前段时间,公司来了个新同事,被安排坐到了我旁边的工位,我一开始还以为她会觉得我这个前辈很厉害的,至少我的桌面“凌乱”的给人感觉气势不凡,然而当她看到我办公桌上贴满的便利贴时,竟然是表现的满脸不解,诧异的问我为什么不用手机记事本?她那满脸惊讶的表情,我至今都记得,她那一问,让我也在心里咯噔了一下,开始陷入了自我的自问“对啊,为什么我不用手机记事本,写便利贴写这么多,弄得这么麻烦?”她看我满脸不解的样子,就直接给我安利了她平时都在用的手机记事本。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其实我可以用手机记事本记录的,那一下子我突然感觉自己有点low,仿佛活成了个古人,手机记事本都不知道,还一直觉得用便利贴很方便。事实说明,我早就该用手机记事本了,自从用手机记事本去记录,办公桌面都干净整洁了。而且以前都是把工作上的事情记录在便利贴上,贴的满满一桌子,找的时候也麻烦。现在用手机记事本超方便,记录的事情随时翻阅,也可以直接搜索查找,有些事情需要提醒,还可以设置时间提醒。除此之外,writenow还有三个特别深得我心的功能。非常便捷的记录提醒打开writenow,界面非常干净,底部菜单栏就可以直接点击添加记录,笔记里不仅可以写文字,还可以添加照片或者视频,写完笔记直接在底部按保存就可以。如果是待办需提醒的事情,还可以点击设定为时间事件,这样到时间了就会自动提醒。而且需提醒的事情还可以设定为重复性的提醒,它还可以用来设置每天,每周,每月,每年循环打卡任务!比如我最近每天都在坚持的睡前打卡看书,用writenow设置每天晚上九点提醒看书后,再也没有忘记过睡前看书这件事。贴心的同步云端存储无论是在iOS还是Android用户,都可以使用iCloud同步数据,就算换了一个手机登录也照样可以看到自己记录的事情。对于重要的事情,只要在有线的情况下就可以上传存储云端,再不用担心有些重要的事情不小心被删除或者丢失了的问题。深得我心的置顶搜索记录的事情一多,找起一些记录来就会很麻烦,但是用writenow就可以直接搜索查找,不用辛苦的去翻个底朝天。重要的事情还可以设置置顶,每次打开一眼就可以看到,该在什么时间点做什么事情一目了然。非常实用。总而言之,用手机记事本就是方便好用,感兴趣的朋友也跟我一起用writenow记录吧。

2020年06月20日 11:47

阿里年 GMV 超过万亿美元,但用户快被拼多多追上了

相比起其它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或许是最能反映中国市场冷热的温度计。5月22日周五,阿里巴巴集团(BABA.US)于美股盘前发布2020财年全年及第四季度(2020年1月-3月)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阿里巴巴营收1143.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高于市场预期的1070.38亿元。按收入板块细分,包含淘系电商和新零售业务的核心电商部分保持21%的同比收入,这主要得益于盒马等低利润率自营业务的快速增长,而高利润率的淘宝天猫带来的客户管理(增长3%)和佣金(下降2%)收入合并同比增长仅1%。与佣金同样下滑的还有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8%。阿里云和创新业务仍然保持住了增速。阿里云在2020财年收入破400亿元增长62%,季度营收达122亿元增长58%。据摩根士丹利,阿里云的估值已至770亿美元。但在一季度行业普遍火热的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板块上,阿里却似乎并没能从疫情中获益。财报显示,包括优酷在内的阿里大文娱业务营收仅增长5%,甚至不如上个季度。不管怎么说,在阿里2014年上市之后,核心电商出现衰退或停滞前所未有。与拼多多、京东相比,阿里巴巴的业绩也最接近中国一季度GDP下降6.8%的实际情况。受早先港股影响,周五美股的中概股也遭到普跌,阿里巴巴股价收盘大跌5.87%,年初至今基本没有涨跌幅度。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跟阿里本季度几乎同时发布财报,尽管44%的营收增长是创上市记录的新低,但仍然远超彭博分析师一致预期,再加上核心用户指标年度活跃买家突破6亿,拼多多的股价逆市大涨14.5%,年初至今涨幅已经达到81.65%。站在阿里的角度,资本市场没有太给面子。以周五收盘的市值计算,阿里巴巴现在只相当于6.5个拼多多了。抗风险品类阿里巴巴这次的财报显示,在刚过去的2020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消费型商业业务GMV达人民币7.053万亿元,突破1万亿美元,其中中国零售市场GMV达人民币6.589万亿元。单一公司创造1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确实是一个里程碑,阿里称之为“因为相信,所以看见”,原因是在2015年,阿里巴巴宣布将在5年内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平台销售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抛开这里面浪漫化了的修辞不论,1万亿美元的GMV本来就是当一种商业模式跑通并且证明可持续之后,自然而然的一个结果,这不是精准预测,而是精算后的结论。我们能直接看到的是,尽管除新零售外的中国零售市场收入增速停滞,但是天猫完成支付的实物GMV仍有10%的同比增长,这个体量的这个增速,相比起京东和拼多多来说也不算太劣势。并且对天猫的商家来说,给平台交租的压力也在本季度相对减少,因为阿里对于10%的GMV增长没有选择过多变现。疫情期间,阿里选择放水养鱼的策略。不过,天猫仍然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平台之一。在物流履约上,相较京东的自有物流体系,疫情以及各地政府的居家令使得阿里所依赖的社会化物流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停摆,甚至一度淘宝天猫不得不想尽办法给商家压力催促发货,以减少对用户体验已经造成的伤害。另外,阿里在品类上也在疫情期间吃了亏。淘宝天猫的传统优势品类是服饰和美妆,阿里在过去多年里把这这两大高利润品类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消费者也早已形成认知。然而,疫情使中国消费者无法出门,即使是出门也更加注重防护而非时尚,从而也大幅减少了对服装时尚的消费。“因为女性戴口罩就不需要化妆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张勇在财报后的分析师电话会上解释道。此外,受制于一季度疫情对交通和人力的影响,饿了么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同比下滑了8%。不过,张勇称天猫上的快消品本季度销售增速达到40%,食品生鲜的消费也在大幅上升。这与其它平台第一季度的数据相符,京东财报显示,一季度京东日用百货商品销售的净收入同比增长38.2%。在这些利润率微薄的生活必需品方面,阿里本不具优势,2015年以来对盒马等新零售业务的投资才使阿里慢慢占据一席之地。可以理解的是,互联网平台业务容易高增长,投一块钱可能会有十块钱的回报。而对传统零售业来说,投一块钱能在保本的同时赚回一毛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生活必需品品类更具风险抵抗性,在经济下行区间里仍然保有稳健的消费需求,本次疫情将使集团更为重视天猫快消品及新零售业务的投资和建设。据此前《晚点LatePost》报道,4月中旬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阿里内部人士称,目前同城零售事业群已经上升为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阿里表示,4月份天猫实物GMV已经有“强劲复苏”,而5月则“继续增长”。阿里需要新用户尽管阿里如期达到了自己的目标,但是,京东的回暖和拼多多的崛起已经是无法遏制的事实。首先是阿里核心电商的年活买家增长趋缓。本次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的12个月,阿里巴巴年度活跃消费者达7.26亿,较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12个月增加7200万,但是较上个季度的7.11亿仅增长1500万。纵向对比,蒋凡2017年底出任淘宝总裁以来(后又陆续接任天猫总裁、阿里妈妈总裁总揽核心电商业务),2019财年(2018年4月-2019年3月)阿里中国零售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长1.02亿,2020财年增长7200万,在近两三个季度以来尤其放缓。尽管张勇称70%的新用户来自于不发达地区,但在2015年以来,阿里的用户增长似乎又进入到一个瓶颈期。横向来看,从2019年开始,京东的活跃买家已经恢复增长,本季度更是增加了2500万,有提速趋势;而拼多多自上市披露财务数据以来,用户数据的增长就一直非常令人惊讶,本季度尽管有所减少,但仍然保持4300万的单季度年活买家增长,还是有许多对拼多多感到好奇的新用户下载并下单使用这个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综合平台电商。如今,拼多多的年活买家已经高达6.28亿,与阿里国内电商业务的7.26亿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1亿以内。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不变,在接下来的四个季度内,拼多多的年活买家数据很有可能将超过阿里。借助中国第一APP微信崛起的拼多多,它用户维度的天花板也可能就是微信。不过,按照GMV和活跃买家数计算,阿里的平均年活买家年度支出金额仍然达到9714.9元的高度,而拼多多仅有1842.7元。阿里在客单价、复购率和用户心智上仍然有较大优势。值得一提的是当下最火的电商带货直播,此次财报中张勇作出了正面的分析。“直播本质上是一种销售方式,达人和名人扮演的是推销员的角色,赚的是佣金。”在同业将电商带货直播直接视为一块新兴业务的时候,阿里的态度看起来要比预想中谨慎得多,尽管淘宝直播在过去两年培育出了李佳琦和薇娅这两大超级带货主播,并席卷了带货直播的风潮。张勇称,从商家的角度,选择直播带货只是替代了过去的渠道成本和推广成本,但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沉淀下用户,做更长久的用户运营。36氪在此前的行业调研中也发现,即便是一些头部带货主播做一场直播,给商家带来的交易大部分都并非在主播直播间里直接实现,而大量是通过零散微商渠道出货。除非带货主播能从品牌和商家手里拿到一定时期内绝对最低的价格,而拥有这种议价能力的主播,在全网范围内屈指可数。这意味着,带货直播与平台收入之间可能并没有直接关系,电商平台要从直播中获益,需要更复杂的其它环节来实现。“我们不把直播带货看成一个独立的业务形态和销售形态,我们把它看成整体消费者运营的一部分,最终是帮助商家获得长期的价值实现。”张勇解释。因此,一些公司把用户增长和收入增长寄希望于直播,从阿里的经验和观点来看,这可能并非最佳选项。

2020年05月26日 11:17